在全球化的影響之下,許多農食系統已經與國際經濟接軌,例如臺灣的毛豆、紐西蘭的奇異果或荷蘭的牛奶等,生產、加工與銷售節點都形成全球尺度的連動體系。所造成的結果卻使得這些作物的生產土地及生態環境,常常因為追求作物產能及產值而受到相當的衝擊。

聯合國也因此提出「永續農業系統」的倡議,推廣食物生產環境從開放系統(open system in an open economy)轉向循環系統(closed system in an open economy)。差異在於前者的農產加工原料是從外部進口,再將半成品輸出,而後者則採用地域生產的原料來進行加工,促使農食系統形成地域的社會、生態與經濟動力。

聯合國推廣農食生產從開放系統(open system in an open economy)轉向循環系統(closed system in an open economy)(圖片

聯合國推廣農食生產從開放系統(open system in an open economy)轉向循環系統(closed system in an open economy)(圖片來源:Felixx)

位在荷蘭景觀設計公司Felixx以此概念為鄉村地區Veenkoloniën提出發展策略研究。Veenkoloniën是位荷蘭東北部的農業生產地,開放性的農食生產系統使得周邊環境受到挑戰。Felixx提出以農業整合經濟、社會與生態系統的發展框架,在區域(regional)及地域(local)層面達到三個目標:

  • 自我維持的生產(Self-sustaining production)
  • 地域-區域-國家的連續尺度(Local-regional-national processing)
  • 構成促進發展的網絡(Facilitating network)

 

農業作為當地最重要的經濟地景,Felixx提出以小地塊空間,七年為單位的農業土地利用循環,包含2年蔬菜、2年糧作、1年畜牧、2年休耕。創造多變的農業地景,同時利用休耕期為作為臨時的休閒綠地,除了土壤養息及儲水等生態循環功能,也帶來經濟及社會層面的效益。

七年為單位的農業土地利用循環創造地景的變化

七年為單位的農業土地利用循環創造地景的變化(圖片來源:Felixx)

對於農食作物的輸出行銷,Felixx提出地域及區域加工中心的合作架構,其中地域加工中心分散於小型村落之中,負責農場原料的第一次處理,並可以就地銷售,成為村落的生產生活中心,以「社區支持農業」建立當地的「社區經濟模式」(community-based economy),促進當地的生活生產機能及就業機會;區域加工中心則座落區域中最大的城鎮中,負責將地域中心的產品做第二次處理,使產品能夠在國家或國際層次的銷售網絡中上線,成為外銷農產品,回饋全球化經濟效益。

Felixx的這份研究策略中強調,農業地區不僅只是生產機能或是全球化經濟發展的節點,同時也代表著解決在地生態、經濟、社會議題以及城鄉協調發展的重要環節,透過充分的研究考量,各地的鄉村能夠透過農業地景的策略,獲得一盞明燈。

荷蘭區域發展研究告訴你農業不只是農業

Felixx強調,農業地景代表著解決生態、經濟、社會議題以及城鄉發展的重要環節(圖片來源:Felixx)

參考資料